立即加入 登錄
台灣颱風論壇 - 防災資訊、颱風、地震、天氣即時掌握 返回首頁

佐久之間,微草之子 http://twtybbs.com/?12227 [收藏] [複製] [分享] [RSS] 這裡是台北森林,我是佐久間 薇子。目前創作颱風回顧系列《神風物語》。

日誌

邂逅.感受.追尋的少女——丹娜絲

熱度 8已有 1399 次閱讀2015-11-6 14:48 |個人分類:神風物語| 丹娜絲, 菲特, 納莉, 藤原效應, 水災


(上)百合馨香

這片海域是溫暖的,颱風的心也是。

一襲粉緋秀髮、戴著紫色貝雷帽還有手套的少女,正端詳著周遭的一切。這是她初次來到這世上。

海洋的蔚藍看來顯得自由廣袤,少女為此駐足良久,總算是啟程了,不過卻也只是漫不經心地向西行,那還是受到北面的副熱帶高壓導引才這樣走的。

這段期間,少女一直感受到的是海洋帶給她的溫暖,除此之外也沒別的,雖然感覺舒服但卻單調,打在身周的溫度可不怎麼記得。

早已厭倦了幾乎沒有變化的藍,也厭倦了失去靈魂情感的溫熱,她想要有著更大更多的自由,就算是這片大洋也容不下她的渴望。

一切是如此的百無聊賴……

直到後來,另一位女孩的出現,這才讓她在這一生中有了第二種感受。

她望著出現在自己面前的一位女孩,發現到那名女孩也在另一頭望著她,彼此相望不厭。她們身邊的氣流,正輕拂著她們的顏貌,這個世界似乎也因此變得遼闊許多。

「……妳好!我是丹娜絲……」

「嗯!我是納莉,剛來到這世上沒多久……」

那名叫做納莉的女孩,她微偏著頭,容顏微赧,嘴角開始彎起淺淺的靦腆弧度,可愛但不失自然。

她瞳孔的海青色是比大洋還自由的深湛青藍,丹娜絲愈看她愈覺迷人,整顆心彷彿要被這道瞳孔吸進去似的。

丹娜絲遇見納莉當然是相當開心的,甚至開始覺得納莉的笑顏,其實應該也是遇見她所以打從心底就很高興吧!

「嗯,應該是這樣子沒錯吧!」

只是,二颱之間距離是遠了些,彼此的會面也相當短暫,僅僅是說了幾句話而已……

這場邂逅,緣分的奇妙之處,一切都是偶然的,感受亦然。

不是只有這片海域是溫暖的,颱風的心也是。

白露那夜,引導她行進方向的副熱帶高壓開始增強並朝西伸展,丹娜絲受其駛流導引至西北方向,當時她也開始不斷地增強,翌日甚至達到其一生的強度巔峰,風場相當寬廣。後來,副熱帶高壓伸展至丹娜絲北面,這令她陷入了中層大陸高壓及副熱帶高壓之間的鞍型場,只能向西行。

此刻,一陣百合馨香飄溢在周遭的空氣當中,氣息縱使淺淡卻傳到這兒來,聞來真的舒爽清新,心情也跟著快活了許多。

當時大陸反氣旋南壓的幅度稍微增強了些,那位女孩也往西北方向走來了。

「是丹娜絲嗎?不久前才遇見妳呢!」納莉俏皮地眨一眨眼,泛起嘴角上的微笑。

「是啊!咦……是什麼事讓妳看起來蠻開心的呢?」

「當然是因為遇見妳啊……其實不瞞妳說,我……」微赧的容顏開始羞得有如蘋果般的嬌紅,惹人喜歡。

「嗯?」

「知道嗎……我有很多話想告訴妳……但我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呢……」

「簡單說就好了吧?」

「……我喜歡妳!」

這時候丹娜絲話不多說,伸出了手,溫柔地牽著木訥得可愛的納莉,這是她的回應。

牽得其實不緊,是想讓納莉沒有那種被束縛的難受,並使她有種安全感。想必納莉一定永遠會在丹娜絲身邊的吧,想去哪裡就一起去,格外安心些。

納莉的體溫此時藉由丹娜絲的這副手套,漸漸暖和了她的心,這份溫柔彷彿可以融化一切似的。

這份溫暖有著海洋所沒有的情感。和納莉相處的世界,容下了連海洋都容不下的丹娜絲的渴望。

二颱原本含苞待放的心花現在綻放了,鼻息間嗅及充滿親密愛意的百合香氣,不怎麼濃郁卻一直如此迷人、陶醉。

牽起了手,牽起了心,甚至牽起了她們最深的感受。

可是不久,這時的丹娜絲正噙著淚,壓抑自己別讓納莉看到,想當然她應該也會很傷心的……

「納莉……真的對不起……對不起……」

「丹娜絲……妳怎麼了?」

「我真的對不起……看看現在的我吧,即使現在牽著妳的手,卻不能帶妳去任何地方……」納莉這時候才發現到丹娜絲正被鞍型場所困。

「不要哭了……我願意在妳身邊陪妳……」

「謝謝妳……我原本想帶妳到各個地方遊玩的,甚至想一起脫離這片看似廣袤自由,卻受副熱帶高壓所支配的海洋。」

「至少有我陪妳,妳再也不會孤單了!是吧?」

「是啊!話說啊,妳在高緯度的地方會冷嗎?我的手套可以給妳喔。」

「唔……我已經有圍巾了,倒是妳的手套要好好戴著,可別著涼了……」

「那妳知道嗎,當我牽著妳的手那時候,這副手套對我的意義就非常重大了,所以是妳讓這副手套有了不一樣的意義,我想妳還是戴上吧……」

「是這樣啊……可是我真的不希望妳為了我而著涼,妳就聽我的吧,好不好?」

「嗯!」

不是只有這片海域是溫暖的,颱風的心、還有這副手套也是。

這感受,真的是相當奇妙呢。

之後,由於高空槽東移並開始逼近,丹娜絲總算擺脫了鞍型場的束縛。

「那我們,一起去琉球和久米島吧……親愛的——我一生難得的伴侶。」丹娜絲的這番話,令納莉開始心動起來,願為她而向東南東方向走去。



……但是這天,丹娜絲不知道自己已經位處於茫茫西風之中。

於是,丹娜絲開始轉向偏北至東北方向走去,只見自己愈來愈逼近日本本土,之後在東京一帶登陸,掠過了本州。

這時的她,只要再向前走一步就感到愈寒冷,即便是自海岸線上蔓延開來的人間燈火,也溫暖不了丹娜絲的內心。其強度也因此減弱,再也無力牽著納莉的手……

「我不要……我不要……納莉……納莉!」

「我不要!」

而納莉呢,她此刻只能在琉球附近不斷徘徊,只為了尋找並等待著丹娜絲,但遲遲不見她的蹤影,甚至還因此體會到了愛伴曾被禁錮的痛苦……

誰也沒料到,一颱往南一颱往北,二颱之間的距離是真的愈來愈遠了,最後各自走散。

放開了手,充滿綿綿純情的餘溫也在此刻,開始漸漸流散於冷空氣當中,就連納莉握過的手套也無法為她繼續保暖。至於那股悅心的百合馨香,再也聞不到了。

不只是第二種感受,連第一種感受也消失了,取代而之的是北方的刺骨低溫。

「妳在哪裡……快出現吧!」丹娜絲望向那一頭,真再也不見納莉的蹤影了。

「……。」

「我還想繼續牽著妳的手,帶妳到各個地方去遊玩,妳知道嗎?」

愈向前走一步愈是憂鬱地冰涼,颱風的心也是。

丹娜絲開始後悔,當初為什麼沒有將她牽得緊緊的,雖然這麼做可能讓納莉牽手牽得難受,但總比彼此失散還要好太多太多了……

腦海中,浮現著和納莉一起相處的時光,她是多麼想追尋那曾經的一切啊……

不過,體力幾近極限的她,一想到對方而啜泣到面臨崩潰,傷心欲絕到想瘋了彼此,情緒隨著淚水漸漸流入冷空氣化為欲言無語的眷戀。

陰沉沉的低壓,是她最後想傳達的思念,卻不知是否能傳達至愛伴那裡。她深知自己的生命即將結束,她只想再見到她一面,就這個渺小的心願就行了……

「不知道為什麼,開始覺得身體變得輕輕的呢……我想是要轉性了吧……」


(漫畫繪圖:筱婷)

後來的納莉並不知道,丹娜絲在9月12日於千島群島以南近海轉性為溫帶氣旋,次日甚至完全消亡,她還繼續尋找著她的愛伴……

之後的這幾年,二颱的靈魂仍繼續輪迴著,但總是和彼此擦身而過,錯失相遇的機會……

在這片看似廣袤自由的海洋,卻有著必須受到宿命所桎梏的殘酷……

明明二者不是如平行線那般,卻遲遲無法再度相會,多久了呢……


(下)花的宿命

六年後,丹娜絲再度張開眼瞳,熟悉的地方就在她的眼前。
 
「納莉……我回來了……」
 
即使丹娜絲想在這裡,等待納莉出現在自己的面前,但中緯度深低壓槽東移到日本附近,丹娜絲不得不北行,後來還是轉為冷心離世,在這期間她都沒遇見納莉。
 
納莉呢?在她離世後二天才誕生,她感覺不在海面上,而在一片漆黑無底的深海之中,張開眼瞳宛如永劫。納莉寧願身邊的一切都是短暫的,也不想痛苦地活久一點。
 
……納莉會墜跌到多深的地方?就算丹娜絲就在不遠處,應該也是找不到了她吧,因為在納莉周圍都是黑暗一片,什麼也看不見。
 
海青色的瞳孔已成了深邃憂鬱的藍,悲傷凝結成冰冷的淚水流過雙頰……
 
其實丹娜絲甚至連納莉哭的樣子都沒看過呢……
 
「丹娜絲……等我……我來找妳了……」想法天真的納莉以為前一個輪迴找不到,所以此次輪迴就往相反方向找。
 
是往那裡去?該做些什麼?一道曖光打下,伸出手彷彿可以搆及,但原來是如海市蜃樓般的虛幻正使她迷失。
 
回想起六年前,納莉為了尋找丹娜絲,奮不顧身地登陸滿是高聳峰嶺的福爾摩莎還有廣東一帶,不過納莉早已不記得山脈如何割傷她的身軀,因為那並不及與丹娜絲失散的那種痛。
 
而如今的納莉,儘管她有著高強度不過自己卻絲毫不在乎,反正回到現實,自己還是要到朝鮮半島轉性為溫帶氣旋。
 
……自己也是體會到了,愛伴曾轉為冷心的痛苦,尤其是伴隨著不想放開手的傷悲,這下子更痛了。
 
這就是宿命,只要在海洋就會有著這樣的宿命,總之就是脫離不了宿命。
 
明明二者不是如平行線那般,要到何時才能相聚?


(漫畫繪圖:筱婷) 

又一個六年過去了,這是丹娜絲第三次來到這世上,這次是在南方洋面誕生。而且其北側偏強的副熱帶高壓持續西伸,看來又要和前二次輪迴一樣,北上到自己最熟悉的北國——日本。
 
當她正要開始北上的時候,發現到一名綁著雙馬尾的金髮少女就在自己最熟悉的東海附近,不過丹娜絲從未看過她,走近一點是想和她認識一下。
 
「那個……?」丹娜絲問。
 
「初次見面,我是菲特。」名為菲特的少女禮貌性地鞠了個躬。
 
「妳好,是說我以前都不知道妳呢……」
 
「是啊,所以說是初次見面囉。」她的臉上總是覆著一副素白舞會面具,這是丹娜絲對她的第一印象。
 
「嗯……我叫做丹娜絲,正準備沿著副熱帶高壓脊北上到日本去。」
 
「喔,那裡的洋溫看來會很溫暖呢,未來結構經過整合之後到那裡去的話,妳的強度會很強的。」
 
「是啊,而且妳現在就在那裡,妳真的長得很漂亮呢。」
 
「討厭,哪有啦……而且妳一定會長得比我好看很多的。」
 
「別這麼說……」丹娜絲的臉就像是這季節的楓葉,像楓葉一樣赤紅。
 
原本找不到納莉的擔憂不安,從菲特在嘴角上勾起淺淺一笑時就豁然開朗了,即使她一直戴著面具所以看不見她的眼神。
 
彼此一言一語,原本不見十二年的愉快感也終於找回來了。
 
後來,菲特受到副熱帶高壓影響而西行,那裡的海溫是愈來愈低,而她也吸入了乾空氣,所以正不斷減弱當中;丹娜絲則是受益於良好環境之下而日益強大。
 
「丹娜絲,妳變得好漂亮,果然和我想像得一樣呢!」菲特忍著逐漸被乾空氣侵入蠹食的痛苦,對丹娜絲強顏歡笑著。

「哪裡,菲特實在過獎了。」
 
「但是再過不久我就得登陸華東了。在這之前……咳咳……」


「請別再說了,妳看起來十分痛苦的樣子……」丹娜絲對菲特強忍著淚水,並試圖拉著菲特的手,但一切又太遲了。

「我想說的是,妳可是第一個和我相處的颱風呢,咳咳……」

「真的嗎?」

「在妳出現之前我一直都覺得很寂寞。咳咳咳……其實六年前和十二年前的我,並沒有颱風出現在我的身旁。咳咳……不過沒事了,現在有妳陪著我很高興……咳咳……」
 
「我和妳比起來,真的幸福多了。」
 
「什麼?」
 
「我很幸福,自己曾有最愛的伴,彷彿是和我玩了十二年的命運捉迷藏,怎麼找都找不到她呢……」
 
「是說啊,我應該蠻有可能在華東造成極大災害,所以自己已經有了離世後甚至『涅槃』的心理準備……咳咳咳……」
 
「……請妳不要這樣說,可以嗎?」
 
「遇見妳真的很美好,我想就讓這段回憶永遠停留在這一年吧。誠心祝福妳可以找到那個愛伴。」
 
「為什麼……」
 
「我實在是很不想和妳說再見,對不起……」
 
「那在妳登陸前至少也要讓我看看妳的真面目吧!」
 
「……。」菲特憔悴地含藏著淚,只是搖搖頭而已。寒露前一日的丑時一刻,她登陸了福鼎沙埕。
 
她沒有再回頭望丹娜絲了,實在是不想看到她傷心的樣子,不過自己的淚水也已經忍不住流下來了……
 
菲特帶走了自己深存於衷的美好回憶,留下了帶不走的愧疚和遺憾。她認為不用得到丹娜絲原諒也沒關係了,因為實在覺得並不該讓丹娜絲痛苦的……
 
淚不斷落下,悲傷已經淹沒了華東大地……



 

「菲特妳快回來……妳快回來……我已經找不到我的最愛,我不要再失去妳了!」
 
菲特在同日晚上消散,而丹娜絲已經不在乎自己多強,只希望她能回來。
 
……宿命就是如此殘酷,好的一份機緣並不長。只要在海洋就會有著這樣的宿命,總之就是脫離不了宿命。
 
丹娜絲心想,一切怎麼會這麼快就離逝呢?就彷彿是浮光掠影一般……
 
周圍的風徐徐揚起了她的瀏海,眼睜睜看著身邊的颱風離世,滿滿的不捨滿溢溶解在眼眶中,模糊了一切。
 
「這地方好像在哪裡見過似的……」
 
走著走著,感覺納莉在她的旁邊出現,默默地陪著丹娜絲。
 
「這裡應該就是日本吧……十二年前我和妳失散的地方……」
 
「我們來環遊日本,十二年前妳曾跟我約定好要在這兒跟我一起遊玩的……」
 
「走著走著,愈來愈冷了呢,對吧……」
 
為了陪伴「納莉」,丹娜絲硬是忍住了這股冷颼颼的寒氣。
 
丹娜絲已經精疲力竭了,慢慢地闔上眼瞳。
 
「我真的好想妳呢……親愛的納莉……」丹娜絲開始由暖心轉為冷心,成為了溫帶氣旋,而這已經是第三次了。
 
(漫畫繪圖:筱婷) 

諷刺的是,實際上納莉就在丹娜絲離世時才形成,而且是出現在離丹娜絲形成位置沒多遠的地方。
 
「丹娜絲……妳在哪裡……」納莉終究還是遇不上丹娜絲,和2007年第二次出現是一樣的結局。
 
「如果還有第四次,希望就像我們第一次相見那樣,一直地在一起!」望著北方,副熱帶高壓逼得納莉只能不斷行經菲律賓與越南。
 
其實她再也承受不住這份悲傷,寄往北國的託付是多麼令人痛徹心扉,這一次輪迴她是無法到那裡去的……
 
轉眼間,2013年結束了,隔年年初的「大宣判」來了。
 
有著百顆龍頭,殷紅的蛇信正伸縮吞吐的巨人走進來了。他是風暴之神——提豐,每年「大宣判」的裁政官。
 
「起立!」一旁的司儀喊著,在庭全員嚴肅地站正,只見司儀向庭上行舉手禮,對方也回了個禮接著就座。
 
「坐下。」宛如奔雷吟嘯的低沉嗓門,使大家皆不寒而慄。
 
所有人坐下,大家屏息,深怕自己會在此次審決中被宣判「涅槃」。
 
「首先宣布原『寶發』的取代者,叫做『安比』,請就座。」
 
「日安,庭上。」一位米色短髮的男生默默地走進法庭,找到了第一排第十五個空座位坐下。
 
提豐沉默了約莫十秒。
 
「再來宣布『涅槃』名單,經會議審決後名單如下……」大家開始議論紛紛,不過被提豐一句震耳欲聾的「肅靜」和敲槌聲給打斷了。
 
提豐此時緩緩地拆開庭桌上的信封,並拿出判決結果朗讀:
 
「蘇納姆,由於名稱在人間引發恐慌;尤特,由於在菲律賓以及華南地區造成重創;菲特,由於在華東地區造成極大規模災情以及損失;海燕,由於以高強度登陸菲律賓造成當地數千人罹難。以上四颱當庭拘捕。退庭!」提豐再一次敲著法槌,宣判結果已經出來了。
 
「起立!」此時法庭人員將四位帶往刑場,其中蘇納姆還邊被帶走邊大喊自己是無辜冤枉的,尤特臉色慘白且雙腿也嚇得癱軟了,海燕則是姿態從容而不改色。
 
縱使丹娜絲並未被宣告「涅槃」,但她花容失色的樣子彷彿是自己被判了死刑一般。現在她一心只是想找到戴面具的少女,其中四位涅槃者中就有位少女正留著一頭金髮,不過並未戴上面具,顏無表情地默默走向刑場。
 
……丹娜絲看到了,她知道。她看得出那少女赭紅色的瞳孔,正暗藏著深深的思念和不捨。
 
這是她最後一次見到了那少女的樣貌。
 
已而,蘇納姆和尤特被處決了,該是菲特接受火刑的時候了,為了懺悔而以「涅槃」贖罪。
 
菲特被柱子上所纏繞的藤蔓死牢地綑綁住,別想掙脫。
 
溫熱的血液四濺,少女流下的眼淚澆不熄那團熊熊烈火,反被其所蒸發……
 
腳下為火舌所吻,灼熱的痛楚開始蔓延到上頭來了……
 
火勢逐漸把少女無情地桎梏住,將她化為風吹即逝的濃煙和灰燼,從這世界上永遠消失,回歸至無的狀態。
 
……名為菲特的一朵花已經徹底地死去了,這應該就是宿命的殘酷吧。不過換個角度想,至少悲傷的輪迴也宣告終結了。

眼前血濺滿地,丹娜絲忍不住衝上刑場前去,趴伏在血泊中哭泣著。

「為什麼……菲特……」丹娜絲哽咽,顫抖的聲音正作勢喚回菲特,但她真的再也不會回來了。

「我不會要你把面具摘下來或什麼的,我只要妳還在這裡啊……」

明明不是自己最心愛的,可是她在丹娜絲心中也是相當重要的颱風……
 
正是因為每個颱風都有著一顆心,丹娜絲每次的邂逅都有著好幾番的感受。此次痛楚極深,這和納莉分開時是一樣痛的……
 
失去了,就懂得要更加珍惜……

不過她總算明白,菲特其實並不是不幸的,即使她有著美好的邂逅但卻帶不走,只能將此記在心中,不過至少彼此之間相遇的這件事,對她來說就已經是十分幸福了……

而她也不辜負菲特的祝福,她會在來生繼續找尋自己的愛伴,堅信著納莉一定會在某個地方等著她的……

絕對、絕對會再相遇的,總有一天。

路過

雞蛋
8

鮮花

握手

雷人

剛表態過的朋友 (8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評論 登錄 | 立即加入

本平台僅供學術討論之用,預報應以氣象局為準

威普網站虛擬主機贊助公司

臺灣第一個天氣類型社群平台 即時天氣資訊、精準颱風動態

線上客服
FB傳送訊息
廣告行銷
精準行銷 物超所值
官方粉專
發佈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