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啟輔助訪問
 找回密碼
 立即加入

中秋節月圓夜語--太平殤

簽到天數: 684 天

[LV.9]以壇為家II

2017-10-2 18:2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abc123nba 於 2017-10-8 02:35 編輯

0
天上星茫萬丈,空中月光飄昂.
紫金殿中,一個專注的人與筆,好像太專注了的了無聲息.
突然,黑夜中劃過一抹刀光,撲向身前!

上篇[沒有如果的世界]

1
一個丈夫,他聲名遠撥,卻奈何家境窮困
一個妻子,她德貌遠揚,與丈夫的扶持之情感動上蒼
王國的神降下預旨:他們未來那唯一聖潔的聖女血脈,將被視為接班人重點栽培.在現任老國王身故之後,領導家國,成為四方之王
他們的那個孩兒:許婉.也不負神的預示和請託.才能兼備,在23歲時,正式親理政事,接替了前任國王的地位和職務,使得王城內國泰民安,時人紛紛尊稱她為神選之女,她的降臨和賢明的治理如同天賜.
這是一個安和溫暖的國度,家不閉門,民不相爭,官職天選.他們一年當中最重要的節日,便是圓滿而涼爽的中秋夜,中秋節.因為他們最重視的,就是圓月中所寓意的圓滿天倫,友孝和親情

2
今天,是中秋夜,舉國歡騰.但在國王所居的紫金殿中,卻只有一雙認真而勤奮的眼神.一個備受著萬千人民期許和盼望的聖賢君主
不覺間,刺客來到,殺機已至!殿中的她驚覺生死危機,無聲警惕.故作鎮定.先故作用心地批示著眼前文件,緩緩向門口移動.欲再刺客發動襲擊時,先佔據通往逃生路口的有利位置.
刺客也開始有所驚覺,迅速持刀,奮力一搏!
躲閃中,刺客持刀追擊,砍傷許婉右臂.雖血流如注,疼痛萬分.許婉仍拔門邊佩刀反制.巨大的聲響及呼叫聲,吸引來了宮廷守衛
很快,刺客被擒了

在這個瞬間,神聖而莊嚴的女王,低下了頭.遣走了身旁所有的守衛們.留下了一個被綑綁的身影,他慢慢地抬起了頭來
"居然...是妳...為什麼會是妳,坐在了這個位子上?難道?原來是這樣,原來如此........"
"你左眼的傷疤,哪裡來的?"
"妳親手造成的傷口,妳心知肚明的!妳一個好個國泰民安的聖王,呸!"刺客的一口口水,噴在了女王濺血的身上,女王久而不語
"沒關係...對不起,啊...對不起,是我對不起你們.你起來,你快起來,我會讓你們都有個官位當補償你們我過去虧欠的,可以嗎?拜託..."滿懷歉意而悲傷請求的語氣,從高傲的女王口中說出

"我們死了,所有人都死了"
"怎麼了?為什麼?爸媽究竟對你們做了什麼?都死了是什麼意思?告訴我!"許婉激動的流出了淚
"從父母丟棄我們三兄妹開始,我就已經心死了.我是靠著和兄妹,城外貧民窟裡的朋友們的友情活下來的.但是爆發飢荒時,你們只顧著在城牆內自保,卻沒有給過我們這些飢民半點食物半滴水!
"那哥哥妹妹也真的都死了嗎?"
"妳只在乎我們兄妹?妳不把其他城外的人們當人嗎?就因為我的朋友他們不在城裡出生?
"對!我所能做的,就是維持城內的安樂穩定,至於城外,我是真的管不著.我很抱歉...弟弟,告訴我其他弟妹到底怎麼了!!!"
第二次,這是她活生生第二次,感受到親情似乎將在眼前又一次又一次的遭受剝奪,即將永遠失去

"妳就是個虛偽的偽君子!這麼多年來妳不敢派人找尋我們,現在才在假惺惺.甚至哪怕只要救助我們也好.就因為妳不想要預言遭到揭穿,因此而失去所有人夢寐以求的權力和王位.不是嗎!?"
"很多事情,都是我無法決定的.任何關於你們的事我從來都不敢問起...如果那時讓其他人知道我們家其實有四個孩子,那等同於欺騙了城民.我們都會死.我後來才隱約知道,當時父母親看我出生後的幾個月就腦袋頗機靈,脾氣也好最有前途和天賦,又可以應和預言.因為家窮,也無法把你們你們兄妹暗中送給別人家當養子.要留下我們家所有人的生機,就只能把你們秘密送出了城外,其餘的事我是真的完全不敢問起!!..."
神選之女,在此刻無助地流下了淚

而她的弟弟--一個自幼就生長在城外慌亂貧民窟的刺客,卻在同時,無奈又苦澀的笑了"哈哈哈哈....天啊...為什麼?為甚麼後果前因居然會是這樣?為什麼畢生最仇恨要殺掉的城裡人的國王居然就是我自幼失散的親姐姐,為什麼這世上,會有如此荒謬的預言!!!為什麼相信那個愚蠢的神的城裡人們能夠豐衣足食,我們在城外卻只得飢寒受凍?為什麼...究竟為什麼...

"不...如果:當初沒有那個預言;如果:爸媽真的只生下了我一個女兒;如果:我們家當初有錢可以暗中請人照顧你們收你們三兄妹;如果:城裡人對親朋好友們的仁義和重情可望團員的希望也能將心比心的用在城外人的身上;如果:城裡跟城外沒有越拉越大的金錢階級劃分,沒有無謂的相互仇視,沒有兩方的矛盾加深,沒有衝突的爆發.以致於城裡人都拒絕援助城外的人.;甚至如果:當初那個預言不僅僅成就我一個人,也能幫助到你們,甚至是所有城外受苦死去的人們,如果,一切還能從頭再來,我們人生所經歷的所有事情,都還能再重來一次,是不是結果,應該就會好一點了,至少...不會成為今天這樣"
她緊接著說:"如果一切能從頭再來,我是不是還會是你所曾經最要好和尊敬崇拜的姐姐?"

他卻不回答,只說:"哈哈哈...為什麼?為什麼呢?.....我的好姐姐,請妳回答我,在你們的城裡,刺殺君王的罪罰是什麼?"

"請你留下來...活著...求你..."姊弟倆同時啞然,流下了淚




下篇[回家]

3
一個沒有名子的刺客,也許該說,是他的父母在棄養他的時候放棄了給他的名子
在城外貧民窟裡,被蒙蔽了一生,卻在這一刻,方才瞭然因果關係,了解畢生為何崎嶇
如今的他,明白了城中的國王正是自己的親姐姐,似乎終於有個可以讓自己生活好轉的機會了.然而此時在他的腦海裡,時間,卻恍惚向後...

他最初朦朧的記憶,是終日在黑暗的地下室裡和其他兩位弟弟妹妹玩耍.偶爾,他的姐姐,爸爸和媽媽也會下來看他們,他也曾經問過:為什麼只有姐姐不用待在這暗無天日的地下室,但姊姊總只說,不知道,她爸媽要他別在外提到他有三個孿生弟妹的事.問了爸媽也總是支吾其詞.
又過了不久,他雖然忘記了那天具體日期,卻永遠記得那天所發生的事.那天,姐姐下來了,還帶來的三把刀,說是他在外面劍術課成績不錯.爸媽為了獎賞她特地買來給他們玩的,雖然只是四把破爛不堪使用的刀具.這個父母們送的第一個"玩具"顯然激活了他們四姊弟活潑而激動的童心,便開始和他們心中仰慕的姊姊開始了模仿,學習和切磋.然而在他的弟妹玩完了"遊戲"後.終於輪到他時,興奮的他忽然失去了理智,無視了眼前刀刃所造成的威脅性,霎那的場景就像二十年後他一無所知的淺入殿中刺殺"女王"時一樣,刀是同樣的鋒利,但眼前卻是一個不經世事的小孩拿著他心中的"玩具"朝他的姐姐砍來,姐姐那時慌了.一刀往她弟弟的左眼砍去...

不久,久與外世隔絕的地下室竟傳來了小孩的哭喊,爭吵和求救聲.
他不知道,他們都不知道,這個無心之過,也許改變了他們的一生

鋒利的刀劃過左眼和臉頰,也許是太窮買不起新刀的關係,原本不大的傷口最後結成了傷疤.幾天後,爸爸媽媽突然對他們兄妹三個說要帶他們出去外面玩,沒有見過世界的三人激動高興的在父母的陪伴下首次出遊見識了"外面的世界"他們永遠也想不到,這個比地下室還要糟糕的環境會是他們往後一生中所居住的地方.而他們心中最愛的爸爸媽媽卻無聲無息地趁他們天真的到處看看時"消失"了,而此後一直找不著父母的他們,也因為無人願意認領他們,也沒有回城所必須的城內居留證而永遠的回不了"家"了
此刻,在"家"中的破舊閣樓內,一個小女孩望著他的弟弟妹妹們的背影,嚎哭不止.卻在吵雜的鬧市邊沒人聽得見,那一刻,她的心如同閣樓般,搖搖欲墜
稍後,父母們回來了,他們和街坊鄰居說:他們剛送走了幾個別的國度的遠戚們出遠門時所拜託他們照顧的孩子

十年後,他的第一個弟弟因為一個小病離開了,永遠的從世界離開了.那時的他已然是名青少年,他以為他的心中只剩下仇恨,他不知道為何父母要丟棄他們,不知道城內人明明擁有比較好的生活品質環境,卻不願意讓他們也享有,甚至不惜製造衝突以藉口隔絕內外的交流.不知道城裡人為何忍心座視著無數人們悲慘的死去.包括他的弟弟,也許只要有個懂醫術的人願意救弟弟,他就能很快好起來的.他根本就不會因為那點小病就死!他恨透了城裡人,他要撕碎城裡的人們偽善而虛假的面具!就在他想要為自己的弟弟報仇的時候,他想起了他的親妹妹,以及在城外面結交過,共患難過的許多朋友.他放下了.他希望人生能重新開始...

其後,她開始照顧保護自己年齡尚小的親妹妹,不讓其他有心人有機會欺負他們,她也有時會帶著妹妹到朋友家裡閒話家常,周圍環境雖比不上當年的地下室,但每當此刻,他此時所感受到的幸福,遠遠超過從前如同遭到監禁的生活.

然而好景不常,約五年後,乾旱引發了大飢荒.城內國王收回了給貧民窟的補助,引發了城外人民的反抗,甚至一度發生大規模的衝突,災民們幾乎就要衝進城內了.於是,城裡人也開始了應對攻勢.出動軍隊將原本住在城郊十里內的的住戶全部殺害,其餘的外民則被驅趕到更遠的地方,任其自生自滅.至此,原本就物資缺乏的災民們,開始了有人活活餓死,甚至活人相食,弱肉強食的地獄景象.他也再一次與妹妹意外走失的時候,她遭受了非人道的虐待後被當作充飢的食物.而一生盼望渴求親情的他,卻再也永遠見不到妹妹可愛的倩影.

漸漸感到一人之力難以自保,他去投靠自幼一同長大的朋友和伙伴,做著和殺害自己妹妹的人們一樣的事.他們想一起活下去,天卻不從人願.飢荒之後,便是惡菌滋生,這時城外人們拖著病疲的身軀請求援助,民眾也開始不忍而有了憐憫之情,國王卻認為瘟疫無法醫治,縱放外人進入只會讓城內同樣遭受惡疾所害.聽完國王的命令,他拖著友人疲憊將亡的身軀,內心的怨憤不平鐘就在這之後從此填滿了他的腦海
在這波災害過後,所有的人都死了,只有一個人活了下來,也許是他體內剛好有免疫細胞,也許是神認為他還有該做而未完成的事,或許是他此刻已被仇恨所寄生,又也許是他的內心早已死去

饑荒和疾病爆發了兩年,城門鎖上了兩年,但他的心,卻是永遠的被鎖上了
兩年過去了,城外也許就不曾聽見有吵鬧聲,國王命人暗中去查探,得到了三十公里平方內沒有任何活人的訊息,意味著城外人不是死光了就是走了.國王派出小部隊前往查探,一把火,將所有屍骨殘骸,貧民窟內曾有的一切恩怨情仇,在一炬之間湮滅.如同他們大多數都沒有名子一般,似乎從不存在
而一聽聞危機終於不存,消失了兩年的商隊也立刻回來城中進行做買賣和交易.使用緊急備用糧食和自耕的應急情況也因為城門打開而解除了.向來互助安樂而家不閉門的城裡人也開始慶祝他們即將到來的中秋夜.絲毫沒有注意到,一個對他們見死不救而仇火滔天的生還者已經披上貧民窟中最華麗的衣飾,淺入了歡慶中秋夜到來的遊行人民其中,直朝王宮,向著此生最大的仇人逼近!



4
腦中霎那思理萬緒,方才明白此生為何一路艱難,半生崎嶇.但畢生無名的他也明白,也許矛盾終有一日可以釋然,但仇恨,卻不可能因為任何因素而消彌.
此時的許婉與他唯能相視無言,更悲嘆命運為何致於如此多叵
"哈哈哈...活著?與我有交情的所有人都死了.而我最恨的城裡國王,更是我盼了二十多年的親姐姐.直接造成我人生這麼悲慘坎坷的,居然是正我父母的野心!而會有這麼一切,居然全都只因為你們想靠他個可笑的預言輕易取得聖王位?"
"那也許只是個巧合,詳情我也不清楚.拜託,當我欠了你半輩子,你的後半生,我會用一切所能來彌補,弟弟"
一句弟弟,卻勾起無名刺客一生回憶,更似在腦中再次回想起畢生是為何而因此坎坷畸形,但他能放棄過去的仇恨嗎?不能啊!因為他一旦放棄了,便是否定了過去自己所堅持的所有想法,那他過去縱使失去所有親朋好友也要活下去報仇的信念也是錯的,他早該死去,也不該有今天的他.但若他不能放棄,則一方面困於窮盡一生所渴望的親情,另一方面此次刺殺過後,王宮必會加強戒備.也再也無法再有機會行刺.那,怎麼辦?
兩人漠然對視相泣之時,刺客忽然用盡全身的力量一頭往一旁紫金殿上的門柱上撞去,頓時,鮮血染紅紫金殿!
許婉趕緊上前扶住了他,讓他躺臥在自己的懷裡
"回家...我們四兄妹,跟所有朋友們,一起,回家...回......."遺語未盡,死前乍得的溫暖,又豈可告慰悲涼此生?和那些在太平下被漠視至死的人們,對世間最後的無聲控訴和無可奈何-為畸形一生,畫下句點.....今生雨飄零,少年苦伶仃,我身何處去?秋水一浮萍.

一句回家,在許婉的腦海裡似乎不絕於耳,也許此時的她,如同二十多年前眼睜睜看著弟弟妹妹被送離自己身邊的無助小孩,只能流淚和無奈
"好...我們回家,一起回家!等我們回到家之後,不管誰想阻止,我都會公布預言是個騙局,讓我和爸媽能對你們有些交代,然後也許,那時爸媽跟我就能和你們一起團圓了吧!"
欲出宮門外,不料卻遭到在一旁偷聽此事的侍衛阻攔"王,夜深了.要去哪呢?如果是要處理那具屍體,在下可以幫忙"
"退下!不乾你們的事,退下!"
此時侍衛竟是一刀插入許婉胸間"你....."
"我們不能讓神遭受質疑,抱歉了,王"
"你們居然都知道,都一直瞞著我."心若死灰,氣如游絲,承受身心的劇痛,她痛苦的掙扎並揪住了侍衛的衣領"回答我,你還知道什麼?"
侍衛輕易的扔開了重傷的她,並告訴她:"你能繼位,全是因為你父母跟祭司的交易,內容小的也並不清楚.不過神修院那邊的人有跟我交代:培養一個賢明的君主,來加強神對人民的公信力,這是對他們最外部的好處.我們保護你,暗中觀察你,掌握並監視妳的一言一行.若你想違抗神,必要時可立即正法,先斬後奏.雖然要我們事後必須有個非常明確的理由和交代.但我想,我只要據實以告就可以了.

"你們...原來...一直都在騙我!欺騙我!你們!!!"驟然知曉一輩子活在謊言當中,許婉怒不可遏"那為何?為何祭司願意答應與我爸媽交易,為何選中的是我!??"
"祭司想讓她的親生女兒成為國王啊!妳還不明白嗎?妳母親應該常去神修吧?可能生了一個之後不小心慾火焚身多生了三個,至於為什麼是妳?妳爸名聲在外,可以利用啊!這是我們宮裡人基本都知道的事"
"祭司....他不是,不能沾染色慾,怎麼可能!?"
"唉呀,他在外面還有很多個啦.比如妳死了之後他就可以找隨便一個理由讓他個另一個孩子繼位"
許婉聽到這裡,內心禁不住地崩塌了,頓時哭笑不得..."哈哈..嗚嗚嗚....."
"妳最後還有什麼請求?我會盡力幫妳完成,快說吧,先王."

"我知道,我這輩子是走不出這扇宮門了,給我和弟弟在紫金殿門口放一把火,讓我們一起回家吧"
"沒想到妳幫我們連死亡原因都想好了,真是個體貼善良的王.好!就允許妳的請求.妳帶著那具屍體,爬回紫金殿吧!火我們會幫妳準備的"
最後一刻,血染紅了象徵聖潔的白袍,血光在黑夜裡片片生輝,讓人渾然不覺,外面是歡欣鼓舞的大紅鞭炮
許婉用盡全身最後的力氣,回到了紫金殿,扶著他的弟弟"座"在座位上,而她,卻已經全身無力的癱瘓在一旁,聽任死神來到

烈紅的火焰燒了起來,她卻用盡生命中最後的力氣,抱著弟弟,指著火焰說:"弟弟快看,外面的月光好大好圓好紅喔,每次爸爸媽媽都只帶我沒帶上你們,原來是因為他們是妖怪,怕被揭穿.現在我們四姊妹終於可以團圓一起看那大大圓滾滾的月亮了!等等我們看完之後,就一起走路,我們四個一起走路,回家.我們四個,可以把那個假裝是我們爸爸媽媽的妖怪趕走,回家..回家...我們四姊弟...一起...回家........在火光的最深處,許婉彷彿看到了她們姊弟四個在年少地下室玩水嬉戲時的四人倒影,那是她第一次看到他們四個站再一起,現在的幻影卻是最後一次...在最後的一刻,她想伸手往烈火裡去抓,卻怎麼抓也抓不住了.....

隔日黎明,王宮發布消息,因為國王所居住的紫金殿發生火災,國王不幸遇難,年僅29歲.諡號少恭聖王,城中生民俱哀

中秋夜過後,人間似乎依舊太平而無戰事.城內居民也仍然安居樂業,夜不閉門,鄰居間相互饋贈.在他們的世界內,過去數十年,在諸位聖名的君王統治下,是持續的太平盛世



"姐姐,你可知那時候的我們三兄妹都還不到十歲啊!你可知從那之後的每一天每一刻,我都想著死..."

[完結]







簽到天數: 684 天

[LV.9]以壇為家II

abc123nba|2017-10-8 17:5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abc123nba 於 2017-10-8 18:01 編輯

剛才逛youtube找音樂,搜尋能回憶往事的曲子時,剛好找到一首能摧人淚下充滿情感的好曲子,也正好本篇的契合主題和內容,就介紹來給壇友們聽一聽
建議给自己留幾分鐘安静的時光,調一杯咖啡,戴上耳機或聯接音響,閉上眼睛,用心去感受世界名曲的絕世情感。


殤(大提琴曲)網址: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f1CLmsBmWM

這首曲子的作者是台灣音樂人徐嘉良,最初是作為2002年電視劇《烏龍闖情關》的片尾歌曲出現的,後來還被用在《穿越時空的愛戀》、《新蜀山劍俠》、《新聊齋誌異2》等電視劇中。因為旋律優美好聽,之後又被音樂人GALON改編成大提琴曲,由韓慧雲演奏。

關於這首曲子,網絡上有太多的誤傳,絕大多數的資料都顯示這首曲子是杰奎琳·杜普蕾演奏,網上不但有網友硬把一堆杜普蕾的圖片和音樂會剪輯拼湊在一起的“現場”演奏“視頻”,甚至還杜撰了一個逼真的小故事:說是匈牙利大提琴家斯塔克有次乘車,聽見廣播裡正播放大提琴曲,便問旁人是誰演奏的。旁人說是杜普蕾。斯塔克說:“像這樣演奏,她肯定活不長久。”不久之後斯塔克一語成讖杜普蕾真的去世了。
杜普蕾是1987年去世的,怎麼可能演奏2002年才開始出現的作品呢?況且作者徐嘉良的官方微博已經做了聲明,說“此曲是杜普蕾演奏實屬毫無根據的誤傳。”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快速回覆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加入

本版積分規則

本平台僅供學術討論之用,預報應以氣象局為準

威普網站虛擬主機贊助公司

臺灣第一個天氣類型社群平台 即時天氣資訊、精準颱風動態

線上客服
FB傳送訊息
廣告行銷
精準行銷 物超所值
官方粉專
發佈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